相信不少人肯定有包紅包的經驗,不管是包給親戚還是朋友,時機到了,一定會有過的經驗。

每每阿木問起我包給朋友的金額時,有時會聽到這句:『包那麼多幹什麼?』
我回答道:『交情不同啊!』今日沒有舉辦正式婚宴的朋友請我們一組人吃自助餐,
回家看到喜餅再度被問起:你包了多少紅包?

於是我亦再度聽見:『包這麼多幹嘛?』這句話,再加上『你單身耶!到時拿不回來。』
我再插了一句:你包給你朋友難道會少嗎?

我想說的是,包多少金額,每每到了這種場合我往往是猶豫不決,坦言如果口袋深,我哪裡會想這麼多?
在禮節與自身的口袋如何取得平衡,我也是想破了頭,
比起過去有時間就去喜宴的心態,現在我傾向只去交情不錯的朋友就好,
畢竟很多人是沒有特別的交情,又或者是斷了訊,好像沒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當然,也不用強迫自己打腫臉充胖子。

可是由此事可以看出,很多事情很多人卻以自己的角度去衡量他人的事,
因為不是自己的事情,所以顯得無關緊要,甚至認為對方的判斷是錯誤的,
今日的場合,是大學同學,又是一直有在聯絡見面的朋友,比起很偶爾網路上的攀談,感受相差太多了,
怎麼可以輕易地認定,我的作為是不合理的呢?

到了晚上,阿木忍不住偷嘗了喜餅,喜孜孜地跑來說:『喜餅有新鮮。』
我僅冷冷地回了一句:『怎麼可能沒有。』

我不明白他想要表示什麼,對於身為喜餅大戶的公司,不可能連脆度都辦不好,
那麼這樣他何以可以支撐這麼多年,又有這麼多人選擇他的喜餅呢?

還是他只是想表達餅乾的美味?我不得而知,也無心去揣測。
至少這句話聽在我耳裡,我真心不知,應該要回應什麼?

生活周遭常常會遇見事不關己的人說著不著邊際的話語,不僅一點幫助都沒有,
甚至會萬分後悔"早知道就不要告訴他了吧?"

如果我們能多一點同理心,或許誤會能少一些、衝突也能少一些;
就像睡覺對現在的我而言是很奢侈的願望,因為樓上鄰居的小孩三更半夜不睡覺,
小孩的爸爸沉迷打高爾夫球,不是夜半不歸就是夜半才歸,
像沒有人似的大剌剌地關著大門、敲打碰撞著地板;
我必須得承受著隔音效果很差的天花板和作息不正常的那家人所帶來的噪音。

他們以為"反正我只是作著我的事情",卻沒想過他們作的一切卻影響到了別人。

我沒有要求你要跟我一樣的作息時間,但起碼不要厚著臉皮,
以為自己只是在自己的家跑步和蹦跳就不會影響到別人,
強迫對方要照著自己的意思作,是非常自私的行為。

既然是認識的關係不是更應該將心比心嗎?
我在自己家還要戴著耳塞睡覺才叫作荒唐吧?

經幾度委婉勸說,還不好意思的道歉,又故態復萌到底是什麼樣的概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ri2ty 的頭像
vari2ty

{ 隨.心.想 }™

vari2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