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那個"只檢討自己不檢討別人"的主角和好(?)後,不知是不是煩躁的開端?

我開始又像過往一樣,要接收芝麻綠豆大的"小事",和他管閒事之後的碎碎念,
到底一天之中要喋喋不休幾次?不到兩周,我的耳朵已感到疲累。

昨日說著:『你不覺得我們這排位子比較窄,前面的座位比較寬嗎?』
我:『是喔...沒特別注意耶!應該吧?!』想趁早結束話題隨便虛應故事。
他又說:『前面的同事很誇張耶!背整個躺在椅背在滑手機。』
我:『是唷...』心想管別人這麼多,雖然也可以說我冷漠,但基本上我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態度。

坦白說我覺得那又如何?又不可能換座位,或者找師傅再調整位置,既然如此,在意這些做什麼?

中午午休過後,他說道:『剛剛不知是誰在茶水間吐痰,你不覺得很噁心嗎?』
我:『我只聽到後面有人洗便當很大聲,我就醒了...』
他繼續說著:『好像是***,為什麼他不在廁所吐啊?』

每每總是自顧自的繼續說著,要別人強迫聽你的話,到底,哪來的話這麼多?

我懷念我們冷戰的那一年多的光陰,我可以很專心地做我自己的事情,
不用中途停下來要聽他講他想說的話,意見不合時,他仍然想試圖說服你認為他的話是對的,
我討厭那種激辯,討厭被強迫說服,你就相信你的以為,我相信我的認為,不可以嗎?

為什麼你要打破沉默?為什麼要破冰?繼續冷戰不是很好?
再也沒有寧靜日子以後,我只能長嘆一口氣...。

********************

或許正因為我們什麼都想要,抑或是什麼都不要,所以常常自相矛盾?

我們幾個同學在聚會時,A常常說著:『我這周/這個月已經加班**小時了,排名第X。』
偶爾會一邊吐露著自己的心聲:就是很累。

對於"鼓勵"加班的公司,身為外人的我們其實也插不上什麼話,A也是會試著將公司的行為合理化,
『趁公司還會發加班費的時候多加一點,反正平常也沒特別做什麼事情。』這是甘於公司的安排嗎?我這麼理解著。

我想他大概是處於一種覺得身體很累,但心理很滿足的狀態,因為至少還有加班費可以填補他的心理。

很多人常常是心口不一,嘴裡說的不要,身體卻想要,反之亦同;
幾年前還有連絡著的同學曾怨著,在銀行上班有業績壓力,每天又要加班,
我問他:那你希望你準時下班,但薪水很少嗎?他沉默了一會兒說還是現在比較好,
更何況,他待的銀行還是有官股成份的銀行,
想想若是在民營,業績壓力不就遠遠超過你的想像,不善"推銷"的你,有辦法承受嗎?

不管是工作也好,是生活也罷,現在的人生已經很難找到兩全其美的方案,包括擇偶亦是。

在選擇條件時,大家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洋洋灑灑地開出一堆條件,
但很可惜的是,你要認清現實,殘酷的現實並無法滿足你所有條件。

能滿足大部分的條件已是一種幸運,但要滿足所有,是不可能的。

你不可能想要什麼勞力也不付出,就能獲得一大筆錢;
你不可能想要高富帥、白富美,就剛好對方也看上你,而且一心一意地對待你;
每個選擇都有相當的代價存在,只是其中的得失你必須自己去衡量。

或許我們認為的那些矛盾者,可能只是想發發牢騷,並沒有真正想要改變現況的意思;
常常加班的你,只是想"分享"你的辛勞,依然會拿著錢繼續做下去;
常常抱怨著另一半,只是想吐吐苦水,沒有想要下定決心分手;
一切都只是"說說爾爾",假若你真的無法承受,你就會"被迫"做選擇,甚至是默默抉擇,
絕對不是成天嚷嚷著,隔日又故態復萌,商周的那篇會叫的狗不會咬人》嚷著要離職的人,為什麼總是待最久?
寫得切實中肯,這...不就是在我們生活中每天上演著嗎?

********************

趁著今日空檔,翻翻網路上設計師的作品,不單單是空檔時,有時案子進行時,也會三不五時瀏覽搜尋著,
看著看著,我一直認為"無中生有"的作品才叫做設計,像我們這種半吊子,略知一二,
僅僅只能稱作是排版、美編,根本談不上設計師啊!

當年想成為設計師的雄心壯志,早已不復在,我還是喜歡看設計,偶爾摸摸軟體,把圖文來個乾坤大挪移,
但設計師之路早已離我遠去,很大的原因也是我沒有手繪的底子,不是自己畫的,好似不太像是個"設計"。

設計,當然是有趣的,把你腦海的想法付諸實現於實體,絕對是很有意思的,
有時候可以完美呈現,有時和想像相差一大截,沒有嘗試過都是未知數的變數,
過程中很有趣,也伴隨痛苦,比方說明明應該是這樣,但他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用著現成的素材再製成另一種圖像,也可以說他是個作品,只是層級還是和我想像中的有差距就是了。

想到這裡,曾經默默許下宏願希望可以做一個作品網站的念頭,頓時不知該不該進行下去?
這些能拿出來稱頭嗎?他們到底算是什麼樣的作品?陳列出來是加分還是減分,我又想了許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ri2ty 的頭像
vari2ty

{ 隨.心.想 }™

vari2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