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一個月,脹氣還若有似無,吃藥有稍稍緩解;倒是食道因為胃食道逆流有些疼痛,
這畢竟只是依症狀猜測,到底從喉嚨到胃究竟怎麼回事,還是得照胃鏡之後才能準確判斷。

生平第一次照胃鏡,聽聞這名詞我已經皮皮剉,翻閱網上資料,更是冷汗直流,
一定要照胃鏡不可嗎?我很想逃避,但不照似乎又不確定是否有其他因素造成身體不適。

不知是否我太常閱覽健康新聞,每每看到誰得了什麼病,都讓人以為現代人很容易就得癌症,
於是更加小心翼翼,凡是危險因子,能不碰就不碰,有人說這樣算什麼人生?
可是充滿病痛的人生豈不是更辛苦?何必為了一時歡樂,導致一生痛苦呢?吸菸就是最好的例子。

更何況吸菸是害人害己,這東西有多惡臭我就有多痛恨!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又想著自己不會還年紀輕輕就長什麼壞東西吧?
與其擔心,不如就檢測一次,也好讓自己心安。

原先想說就近,先預約了診所照無痛胃鏡,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老爸一句:『我看還是到大醫院看比較好。』
讓本來定下心的我又開始百折千迴的掙扎,就在周末去大醫院回診膽囊息肉的同時,也預約了照胃鏡,
於是默默地把診所的掛號退掉,準備三天後的醫院超音波和胃鏡。

也許人還是習慣比較熟悉的人,預約膽囊息肉超音波時,
該醫生說道:『照胃鏡只有一下下,不用做無痛,真的很怕的話,麻藥多噴一點就好。』
就是這句"麻藥多噴一點就好",猶如強心針一般,讓我頓時無所畏懼,
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不要做鴕鳥,我有必要知道不舒服是為何引起。

終於,周二,亦即今日,這天來臨了,我當然不是無所謂,凌晨三點還輾轉難眠,
一直到鐘聲敲了四下,我還清醒著,就足以證明我有多麼緊張了;
所有的恐懼都會在前一晚開始發酵,甚至一直延續到檢查作完為止,才能真正鬆一口氣。

我一路飄搖到淡水,出門前看天空有些陰霾,心想著:該不會會下雨吧?
搭著捷運,當捷運駛向高架,露出的景致和分外晴朗的好天氣我完全無心欣賞;
遠遠望見陽明山山頭被棉花糖般的雲層屏蔽,若隱若現的美麗模樣,
在我看病的日子,一切的一切都讓人有些興致缺缺。

拖著沉重的步伐出站,這回老媽陪著我一起前往醫院,每一步都格外重量,
我祈求一切順利,也能速戰速決,讓我的苦痛減到最低。

報到完成後,先做腹部超音波,再做胃鏡,因為待會的胃鏡緣故,護士叫我喝下一小杯胃乳,
先前已爬文聽聞網友說胃乳還滿好喝的(!),真的還滿好喝的,有一種似曾相識的味道~
嘗過"甜頭",在房門外等待的心情,我只有緊張地不停踱步著,
儘管腹部超音波已經是有點熟悉的朋友,遇見他我還是會有幾分害怕。

輪到我進場,醫生仔細地幫我照了照膽囊超音波,順帶周圍其他鄰居也一起查看,
所幸大致上沒什麼太大問題,膽囊息肉也乖乖地沒有長大,身為主人的我感到很欣慰,
未來繼續努力,致力能縮小他,也繼續聽話回診,千萬千萬不要再長大才好。

我一直覺得身體每個器官都有他的作用與功能,否則怎會出現在每個人身體裡呢?

也正因為如此,我也會努力保住所有器官,那怕是人家說膽囊拿掉也無所謂(?),
正如同有人告訴我:『還好你的息肉是長在小小的膽囊外。』
我不想把膽囊說成他不重要,他的存在,亦代表著有它存在的價值。

做完腹部超音波,接著到隔壁診療室等待照胃鏡,這才是重頭戲,從來沒有照過胃鏡的我,
雖然心跳沒有強烈快速跳動,但緊張的情緒一直沒有減弱的趨勢,看著人進進出出,
內心其實也希望趕快叫我,我好趕快結束,反正怎麼也硬著頭皮要上陣。

阿木為了要安撫我緊繃的心情,不斷跟我說著親朋好友的故事,我壓根兒沒心思搭理他,
聽是聽進耳裡了,但真的沒有那份心情做出應有的反應,只有點點頭示意知道了。

終於輪到我了,先是一臉驚恐看著護士,護士說:『第一次做嗎?我做了兩次還是很怕。』
蝦密!這麼一說,我應該要怎麼安撫情緒嗎?應該不用安撫了,就是可怕無誤。

護士在我嘴裡噴灑了幾次麻藥,叫我吞下去後,會感到刺激感,接著就要準備插管了。

先等一等,我沒看錯吧?比吸管還要粗的管子要伸進我的喉嚨?不吐才怪。
就算把眼鏡摘下,我仍能清晰可見黑色管子令人恐懼的威嚴。

做好準備姿勢,醫生開始將管子慢慢伸進我的喉嚨,緩緩穿過食道、進到胃裡,最後在十二指腸作為終點站。

剛把管子放進嘴裡經過喉嚨這段過程真的極度不舒服,噴灑麻藥僅僅只是緩和作用,
無法杜絕所有痛楚和不舒服,於是三不五時還是會作嘔,有一種想吐的感覺。

我不清楚過程到底做了幾分鐘,什麼三到五分鐘,我感覺被騙;
我只覺得"度秒如年",真的很想好好不吞嚥,無奈還是會忍不住吞嚥,
不想咳嗽作嘔,但莫名在管子到達某處時就是會想吐。

聽聞同事說:整個過程就是不斷想吐、流著淚出來。
沒想到我也感覺到我的眼角濕濕的,我不想哭,但莫名會流淚。

我盡量分心想著其他事情,甚至是數著秒數,轉移注意力(?),但沒多久又宣告失敗,
時間太長,我也無暇好好數著秒數;心想著:到底何時才能把管子從我嘴裡打撈上岸?

總算,不知歷經多久之後,檢查終於告一段落,總算總算,可以喘口氣了。

緊接著醫生給我看剛剛拍照的影像,一邊解說著看到的狀況,還好,大致無恙,
和當初推測的情形差不多,剩下就是開藥好好養傷。

走出房門我感覺自己無比勇敢,我又邁向人生另一步(?),但但願不要再因為什麼而又做了什麼;
當然,之所以可以檢查還算順利,多虧一直給予安慰的護士小姐,
就像哄嬰兒般有耐心,臉上掛著笑嘻嘻的笑容也讓人安心不少,
我討厭遇到缺乏耐心、擺臭臉的護士,儘管我知道可能因為看診人數太多所以情緒不穩?!

但還是有人可以忠於職守,悉心地照顧病人,給予病人需要的幫助。

感謝護士小姐在過程中的安撫,最後還被小小誇讚:『你第一次做的表現很好喔!真的,我是說真的。』
這麼"有誠意"的誇獎,我怎麼可以不露出白齒回應呢?只可惜剛做完檢查靈魂還在出竅中,
否則我真想好好謝謝他,並說一句:『還好有你。』

就這樣度過驚險萬分的半天,我這才能好好,恢復元氣在這裡敲敲打打。

我一直以為我身體很硬朗,很多時候若不是體檢,我怎會了解原來自己需要好好照顧自己;
隨著年紀增長,漸漸地不像以前可以這麼肆無忌憚,養生,養身,成了我遵循的親密法則。

但願今年,甚至往後的每一年,我都可以健康平安,我亦會努力照顧好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ri2ty 的頭像
vari2ty

{ 隨.心.想 }™

vari2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