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shot_00.00.28_[2019.05.01_12.26.40].jpg

終於,Ryan Gold帶德美來到自己秘密的房間,裡頭放著兩幅收集而來李率的畫,畫裡的泡泡在德美眼裡,
就像是隨心所欲,飛得又高又遠的希望,和Ryan Gold以為泡泡是脆弱不安的象徵,截然不同。

snapshot_00.32.13_[2019.06.16_18.13.04].jpg snapshot_00.32.18_[2019.06.16_18.13.30].jpg snapshot_00.32.20_[2019.06.16_18.13.36].jpg snapshot_00.33.27_[2019.06.16_18.15.00].jpg 

時安和媽媽申請來彩蘊美術館看場地,實則想看修復的那張畫作,
趁著母親去化妝室時,時安道出母親並不想辦這展覽,但因為自己想要幫母親找回"李率"這個名字,
聽聞這句話,Ryan Gold頓時眼眶泛紅,說不出話來,正還在懷疑李率就是自己母親時,
想不到這個人近在眼前,而且現在還是時安的母親,內心五味雜陳。

過去三年來汲汲營營找尋的那個人,現在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思緒,一團混亂。

而德美湊巧也在南恩奇母親口中的線索下,在圖書館發現了和李率畫風很相近的畫家,
那個人的照片就是時安的母親,令德美懷疑,時安的母親就是李率;
果不其然當時安母親看到修復畫作震驚的模樣,間接證實了德美的猜測。

知道Ryan Gold的心情複雜,德美也知道Ryan Gold需要獨處的時間,
過去痛苦的回憶,不用勉強一定要現在說出口。

有沒有發覺,現在的愛情戲裡,多了幾分給彼此私有的空間,正因為每個人都需要獨處,都有難言之隱,
所以更加需要時間好好消化,尤其是面對"新的人"即將住進自己的心裡。

我很喜歡這種給彼此空間的橋段,追根究底,不適合所有事情,
也許準備好了,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snapshot_00.34.23_[2019.06.16_18.16.08].jpg snapshot_00.34.25_[2019.06.16_18.16.15].jpg snapshot_00.34.29_[2019.06.16_18.16.23].jpg snapshot_00.34.37_[2019.06.16_18.16.36].jpg snapshot_00.34.42_[2019.06.16_18.16.46].jpg snapshot_00.34.51_[2019.06.16_18.18.21].jpg snapshot_00.34.56_[2019.06.16_18.18.31].jpg snapshot_00.35.00_[2019.06.16_18.18.39].jpg snapshot_00.35.05_[2019.06.16_18.19.01].jpg  

善珠店裡的打工仔問善珠,他自己老是打破碗,但善珠都能原諒他,為什麼身為家人的老公不能原諒呢?

善珠告訴打工仔,那是因為他對打工仔的工作沒有抱期待,
但老公是自己深愛的人,被如此背叛,怎麼可能輕易原諒?

透過兩人看似簡單的對話,想想我們的人生是否亦是如此呢?

對於外人犯下的錯很容易忘懷,但對於自己親密的人犯的錯卻耿耿於懷?
我認為這其實沒有對錯,正所謂"越期待越怕受傷害",因為我們對於親密的人過於期待,
導致當情勢不如預期時,內心更加容易受傷、氣憤或難過。

以為自己是可以很輕易被原諒的關係,於是傷了對方;
因為對方是自己重要的人,所以無法輕易原諒對方。

如果我們在做決定以前,都可以先設身處地替對方著想,想著交換立場真能保證一切無虞,是否能皆大歡喜呢?
但我們往往欠缺替別人著想的那份心意,所以容易導致誤解和傷害,事後的道歉,並不能化解所有事情啊!

snapshot_00.42.07_[2019.06.16_19.13.27].jpg snapshot_00.42.11_[2019.06.16_19.13.35].jpg snapshot_00.42.14_[2019.06.16_19.13.42].jpg snapshot_00.42.29_[2019.06.16_19.14.08].jpg snapshot_00.42.31_[2019.06.16_19.14.13].jpg snapshot_00.42.35_[2019.06.16_19.14.21].jpg snapshot_00.42.39_[2019.06.16_19.14.39].jpg  

面對Ryan Gold低落的情緒,德美其實也很想幫忙,卻無能為力,和恩奇見面聊起恩奇對自己的父親會好奇嗎?
恩奇告訴他,雖然大家都會覺得對自己已經離開的家人好奇是理所當然的,但是,
恩奇卻會想著難道對方對自己也不好奇嗎?不想見面嗎?想到這裡,到底哪一種才是對的呢?不得而知。

snapshot_00.50.27_[2019.06.16_19.28.15].jpg snapshot_00.50.36_[2019.06.16_19.28.29].jpg snapshot_00.50.40_[2019.06.16_19.28.45].jpg  

到底Ryan Gold和李率之間發生什麼事情呢?從目前的訊息看來,是自己被母親拋棄,但真是如此嗎?
德美告訴Ryan Gold對於這件事也先不要急著下定論,只要記得自己是站在Ryan Gold那一方就好了。

有什麼話能比"我會站在你這一邊"更讓人覺得安慰呢?這既然是自己痛苦的回憶,當然很難輕易說出口,
但是不是要馬上說出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你還知道有人站在你這一邊就夠了。

聽了這番話,Ryan Gold的態度亦軟化,無論如何,先跟"母親"見面再決定怎麼評斷,
看著已經蒐集來的畫,德美越看越覺得,畫裡的意境,是否其實李率是想守護些什麼呢?

畫作是這樣的,隨著讀者的心境會有所不同,因此每個人解讀的角度和意義也不進相同,
就像失憶的Ryan Gold因為認為母親拋棄他,所以看到畫想起痛苦的"回憶",
可是當他聽從德美的建議,一切等真正和母親見面後再定論,
這時想起看畫的心情,原來和母親曾經有段快樂的回憶。

畫中想表達的,似乎是幸福,還有想念。

沒錯,不管是畫作還是書籍,或者某個時刻再回頭看自己的日記,都會發現每看一次有不同的感受,
由於心境的不同,也使得每一次再看同樣的東西,都會帶來不一樣的想法。

snapshot_01.03.47_[2019.06.16_19.55.40].jpg snapshot_01.03.51_[2019.06.16_19.55.48].jpg 

於是館長決定邀請時安的母親來自己家裡看收集的那兩幅畫。

snapshot_01.04.34_[2019.06.16_19.57.09].jpg snapshot_01.04.46_[2019.06.16_19.58.20].jpg snapshot_01.05.04_[2019.06.16_19.58.45].jpg snapshot_01.05.27_[2019.06.16_19.59.15].jpg 

原以為只是看了自己的畫作,這時Ryan Gold鼓起勇氣問道:『不知您是否記得允在這個名字?』
『我就是許允在。』這瞬間我的心情如Ryan Gold的內心一般震盪著,
金材昱收放自如的情感表現太強烈,太完美,你彷彿能感受到他身體每個細胞都化身當下的Ryan Gold,
激動地,不安地,緊張地道出:『許允在』這個名字。

snapshot_01.05.54_[2019.06.16_19.59.46].jpg snapshot_01.06.00_[2019.06.16_20.00.02].jpg snapshot_01.06.02_[2019.06.16_20.00.08].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ri2ty 的頭像
vari2ty

{ 隨.心.想 }™

vari2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