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初同事拿了一份連署書問我要不要簽名,我一看原來是連署給流浪貓結紮的議題,
我很誠實地說其實我不太同意這件事,理由是因為為什麼我們可以決定他們的生育呢?

最應該節制的人類耗盡最大最多的資源都"沒在怕",為何我們要限制動物?
同事說,你一定很少看到流浪貓可能因為被強迫生育,而導致小孩活不下去的消息。

或許是吧!但我還是覺得自然才是王道,過去不少例子是人類自認為可以操控生物,
發現快絕跡便採取限制捕殺,過量或者傷害人類就採行有限捕殺,
每每看到這樣的議題,我不懂標準在哪裡?人又為何得以決定其他生物的生死呢?

如果說在爭取人權的我們,在表述其實罪犯也有人權這回事的同時,
試問大自然的生物生死,又為何操縱在你我的手上?

這是否有些弔詭呢?

當然我可以理解,看到幼小的動物在外流浪的辛酸,就在上上周,無意間出門時發現巷口多了三隻小貓,
他們見人就閃就躲,這是好事,我本來還擔心著他們流落在外好嗎?
沒多遠的距離看到了媽媽就在旁邊,我稍稍鬆了一口氣,至少還有媽媽照顧。

只是三隻小貓是否能順利平安長大不得而已,沒幾天後,媽媽的身邊就少了一隻,
不知去向的那一隻,現在好嗎?又怎麼會走散了呢?內心有些牽掛。

我們家附近先前常常會固定出現五隻貓咪,一隻很兇悍體格壯碩的橘貓;
一隻是相較不太怕人,很會撒嬌與為了討飯吃的三花;
一隻是來到此地很久的黑白相間貓;一隻是全身黝黑快速成長的黑貓,是我從小看他到大;
還有一隻,就是不久前成為母親、脾氣也很兇悍的灰黑條紋貓。

不太清楚這三隻小貓是何時出生的,不知是否因為成為母親,條紋貓非常抗拒人類不說,
每每有人接近他,他總是會發出嘶嘶的警示聲,彷彿在說:『不准靠近我。』似的,
在生下小貓前,還不時會和膽小的三花搶食,而生產後,似乎變得比較懂得"謙讓"?!
和三花之間會達成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與共識,每每理髮店老闆娘提供食物時,兩隻會搭配得恰到好處輪流進食。

也或許他知道,搶食對誰都沒好處,他必須要先養活自己,好好吃一頓,才有辦法餵食自己的孩子?!

偶爾孩子們會吃飼料,偶爾會吸吮媽媽的母奶,他們被教得很好,看到人類就是要趕快藏身起來。

大自然界真的很奇妙,很自然的轉換了身分,可能是成為媽媽,
也很自然地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可能是保護孩子,養育孩子,
但願他們一家三口都能平安,我也會盡我所能,提供食物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ri2ty 的頭像
vari2ty

{ 隨.心.想 }™

vari2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