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06:重要的東西,只有失去才知道它的價值,但是那個時候,
並不知道平常的生活是人生在世最珍貴的。

DO06.mkv_snapshot_00.00.58_[2016.07.17_20.28.09].jpg DO06.mkv_snapshot_00.01.39_[2016.07.17_20.29.26].jpg  

畫面讓人想起了志弘為什麼會成為孤兒的一幕,
父母親發生車禍,最後離開人世。

那些我們以為稀鬆平常的對話、相聚,你永遠想不到有一天會突然消失,
原來,那些日常,是人生中再珍貴不過的事物。

令人驚險的一幕,原來,是允道拉了一把,刀沒有刺中慧靜,倒是刺中歹徒自己,
所幸老大頭部雖然出血增加,但還不至於危及性命。

作為男人應該要保護女人,允道自己沒做到而丟人現眼,逃避著慧靜,但卻被慧靜逮個正著,
慧靜感謝允道相助,但她身為女人,擁有專業的格鬥,所以允道不用太在意沒幫上忙,
這番話讓允道心裡撲通撲通地跳著,是什麼原因呢?

DO06.mkv_snapshot_00.22.13_[2016.07.17_20.59.43].jpg DO06.mkv_snapshot_00.22.16_[2016.07.17_20.59.55].jpg DO06.mkv_snapshot_00.22.20_[2016.07.17_21.00.06].jpg  

因為自己的權限不足,慧靜來找志弘幫忙查詢奶奶當時手術的資料,
但是志弘一把撕掉了紙條,慧靜眼眶泛著淚光說著,以為自己當上醫生可以了解院長的行為,
可是實際上,作為醫生更不能理解,盡了全力、給了錢、說不要再找碴了,是對待人的死亡應有的態度嗎?
志弘勸慧靜已經當上了醫生、得到人們的認可,難道就不能享受平凡的幸福嗎?
這個結就像深深烙印在慧靜心裡,沒有真相就永遠無法解開,試問她怎麼能若無其事享受平凡的幸福呢?

本來歡樂的見面,最後不歡而散。

明白慧靜心意的志弘用膠帶貼回小紙條,不過意外的是,連理事的兒子,志弘,都無權觀看紀錄。
該怎麼才好呢?聰明的志弘求助洪理事,果然順利印出當時手術的資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來看臉部攣的慧靜繼母正巧遇到就診的慧靜,
原來自己的"女兒"當上醫生,更吵著要慧靜替自己進行手術,
然而過去兩人本來就處得不快,慧靜轉而向允道求助能否帶替自己幫其手術。

DO06.mkv_snapshot_00.57.27_[2016.07.17_21.26.12].jpg DO06.mkv_snapshot_00.57.29_[2016.07.17_21.26.22].jpg  

志弘拿到資料,把資料給了慧靜,誰知這時天空竟下起一場大雨,
躲在電話亭裡的兩人,就這樣等待雨停嗎?接著兩人開心地在雨中跳舞,
志弘:『現在我要對你做出一個舉動,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做的。』

志弘親吻了慧靜。

DO06.mkv_snapshot_00.59.41_[2016.07.17_21.31.02].jpg DO06.mkv_snapshot_00.59.46_[2016.07.17_21.31.18].jpg  


EP07:對我而言男女之間的愛,是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戰爭,
我不知道該怎麼愛一個男人,作為女人,我也不知道怎麼才算是被愛。

DO07.mkv_snapshot_00.01.26_[2016.07.17_21.36.22].jpg DO07.mkv_snapshot_00.01.27_[2016.07.17_21.36.33].jpg DO07.mkv_snapshot_00.01.34_[2016.07.17_21.36.49].jpg DO07.mkv_snapshot_00.01.40_[2016.07.17_21.37.46].jpg  

習慣了自己保護自己,就會漸漸淡忘接受他人保護也是必然的,
因為兒時的陰影,慧靜防禦著自己,不懂愛情沒關係,害怕愛情成為像記憶裡的戰爭也不打緊,
會有一個人,只讓你留在原地就好,等待他慢慢走向你。

瑞雨再次向允道告白,但允道的心已經放在另一個人身上,那個人是慧靜嗎?
允道拒絕了瑞雨,瑞雨難過地流下淚來,想必她的心裡又更憎恨慧靜一點。

允道決定替慧靜的繼母做手術,讓慧靜可以擺脫繼母的窮追猛打。

另一方面拿到了奶奶手術資料後,卻發現上面並無異狀,只簡明扼要地交代了手術的結果,
或許可以在分院找到麻醉紀錄?!慧靜決定一試。

陳院長透過媒體發布了國日醫院要作為營利醫院的消息,引起譁然,
但其實和議員也正在策劃著這件事,要將醫院改為營利單位,人終究會向金錢靠攏嗎?

DO07.mkv_snapshot_00.44.43_[2016.07.18_21.18.50].jpg DO07.mkv_snapshot_00.44.52_[2016.07.18_21.19.16].jpg DO07.mkv_snapshot_00.44.54_[2016.07.18_21.19.30].jpg  

慧靜的父親輾轉要到慧靜的電話,通話中約見面,顯然父親是想對慧靜釋出善意,
但慧靜並不領情,說自己需要爸爸的兒時過去,已習慣一個人生活,
父親對慧靜說,那麼你結婚時,誰牽著你的手呢?
慧靜回答道,她不打算結婚。便匆匆離開。

人常說,家人之間沒有隔夜仇。這句話說對也不對,錯也不是。
然而家人之間一旦出現裂痕,傷口卻也是最難癒合。

相信慧靜的心裡對父親還是有放不下的情感在,
否則怎會悄悄去看父親開的餐廳、和繼母手術在門外等候的父親呢?

DO07.mkv_snapshot_00.59.23_[2016.07.18_21.44.48].jpg DO07.mkv_snapshot_00.59.26_[2016.07.18_21.45.08].jpg DO07.mkv_snapshot_00.59.28_[2016.07.18_21.45.25].jpg  

高中時期常出現在慧靜身邊的秀哲,偶然在順熙的餐廳遇到,也打聽到了慧靜的近況,
到醫院找慧靜時約好要離開以前要一起吃個飯,怎料到慧靜和秀哲正要一起到醫院附近餐廳的路上,
秀哲騎著重機遇上一旁迎面撞上的轎車而發生車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ri2ty 的頭像
vari2ty

{ 隨.心.想 }™

vari2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