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7:不能用法律來處理的真相,只能靠道德和良心;
為了聽到對真相的一句道歉,向著事實的真相前進。


DO17.mkv_snapshot_00.12_[2016.09.01_10.08.09].jpg DO17.mkv_snapshot_00.15_[2016.09.01_10.10.15].jpg DO17.mkv_snapshot_00.17_[2016.09.01_10.10.56].jpg DO17.mkv_snapshot_00.19_[2016.09.01_10.11.07].jpg  

懲戒委員會結果出爐,慧靜必須停職一個月。
當然,在此以前,陳院長早就知道慧靜的身份了,故事就是要將所有關係人通通牽連在一起,
過去的師生關係,到現在前後輩醫生的關係。

在志弘努力之下,當時為慧靜奶奶一同操刀的醫生似乎有意說出手術經過的真相,
看來漸漸揭開真相的那一刻,即將到來。

醫院裡仍舊不平靜,連實習醫生強洙也病倒了,昏倒的過程中讓大家發現,原來他罹患髓膜腫的事實。
焦急的允道和志弘都想幫強洙手術,但一心想當醫生強洙擔心手術後再也不能當醫生,
左右為難許久,選擇了第一把交椅,志弘,作為手術主治醫生。

DO17.mkv_snapshot_21.09_[2016.09.01_10.48.51].jpg DO17.mkv_snapshot_21.11_[2016.09.01_10.49.04].jpg  

對慧靜來說自己生存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奶奶幸福,然而奶奶的死卻成了她堅持到現在唯一的目的。
每回志弘和她談起,總是耳提面命告訴她,不要因為復仇而毀了現在的自己,
已逝的人並不希望生者為他復仇,他們真正所希望的,是希望生者可以得到幸福過得快樂。

放下本身是生者活在世界上所必須修練的課題,倘若能輕易放下,我們心中就不存在那麼多怨懟了,對嗎?

經過一番波折,志弘算拿到了慧靜奶奶當時的麻醉紀錄,
結果顯示,當時主治醫師用了不熟練的新技術導致大量出血,
加上沒有在第一時間進行把握的既有手術,因此使得手術失敗。

得知結果的慧靜立即找陳院長理論,但是結果卻不如預期,
陳院長依舊說自己只是失誤但盡了全力,沒有靈魂的道歉,讓慧靜更加忿忿不平,
甚至想找律師想辦法對陳院長進行起訴。

但是,已經過起訴期的案件,即便知道案情有"瑕疵",仍然很難從法律的觀點找到下手之處。
更何況還是經過陳院長已與慧靜父母私下和解,法律上幾乎沒有談判的籌碼了。

強洙的手術很成功,儘管歷經長達12小時的奮戰,完美落幕。

向律師諮詢無果的慧靜在強洙手術結束後和志弘見面,落寞的臉,格外顯得哀傷,
那時歷經奶奶手術死亡的她,不到二十歲,以為長大後有了力量就可以懲治"壞人",
但現在有力量的她,卻什麼也做不了。

DO17.mkv_snapshot_58.11_[2016.09.01_11.39.27].jpg DO17.mkv_snapshot_58.14_[2016.09.01_11.39.47].jpg DO17.mkv_snapshot_58.16_[2016.09.01_11.39.55].jpg DO17.mkv_snapshot_58.21_[2016.09.01_11.40.09].jpg  

慧靜氣憤地想殺了陳院長,志弘苦口婆心地勸她,一點兒也聽不進去,
難道當時洪理事長這麼晚才被發現昏倒,沒有異常嗎?
志弘告訴她,他當然覺得奇怪,但不是把自己的人生和時間都投入在這些報復懲罰之中,
因為把時間用在喜愛的人事物身上都不夠了,哪有心思管這些呢?

我認同志弘所言,當父母的人無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過得幸福快樂,
放下的勇氣,比提起復仇的心意困難多了,殺了陳院長就能消一口氣得到快樂嗎?
可是奶奶再也無法從十三年前的手術裡復活。


EP18:想過要報仇,把所有人都殺了,然後我也去死,
因果報應是存在的,在因果報應中心的不是我,而是世界。

DO18.mkv_snapshot_02.05_[2016.09.01_21.26.37].jpg DO18.mkv_snapshot_02.06_[2016.09.01_21.26.51].jpg DO18.mkv_snapshot_02.11_[2016.09.01_21.27.15].jpg DO18.mkv_snapshot_02.13_[2016.09.01_21.27.26].jpg  

慧靜和志弘兩人為"報仇"一事不歡而散,氣頭上的慧靜再度約和陳院長約見面,
當面對陳院長說要殺了他的這番話被悄悄錄音,不知不覺成為了把柄。

慧靜停職在醫院鬧得沸沸揚揚,明明原本很喜歡慧靜的陳院長,態度突然180度大轉變,
讓瑞宇對慧靜來國日的原因感到好奇,到底自己的父親和慧靜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呢?

我一直覺得這齣戲的動機很鮮明卻也很單純,整體而言的故事要表示的目的只有一個,
但其實很大的看點是慧靜和志弘情侶間的互動,很自然,很誠實,很成熟。
爭吵和好後,慧靜難為情地說:『對不起,沒有對你很好。』
志弘:『不對,你現在做得很好。』
慧靜:『我做好什麼了?』
志弘:『我爸爸不說了嗎?你坐在旁邊就是做了好事,你現在不就是坐在這裡嗎?』

兩人之間當然免不了爭執,誰先拉下臉或許不是最重要,
最重要的是在過程中交流彼此的想法,彼此尊重與體諒,才能一同成長。

說著不報仇的志弘,也理解慧靜並不幸福,於是亦悄悄在暗地裡和副院長,
調查父親去世前查明陳院長秘密資金的動向,
父親是謹慎的人,肯定還握有證據,只是藏在何處呢?

經過層層搜索洪理事長的遺物,終於,在父親的釣魚竿上找到了USB。

DO18.mkv_snapshot_58.58_[2016.09.01_22.14.44].jpg DO18.mkv_snapshot_59.02_[2016.09.01_22.14.5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ri2ty 的頭像
vari2ty

{ 隨.心.想 }™

vari2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